• <progress id="4m3iv"></progress>
    <th id="4m3iv"></th>
    <th id="4m3iv"><track id="4m3iv"><rt id="4m3iv"></rt></track></th>
  • 首页 > 教育教学 > 文 苑
    联系方式

    电话:0557-5038675
    传真:0557-5038675
    地址:安徽省萧县实验高级中学(凤山花园北)
    邮编:235200

    文 苑

    《 告 别 》

    文字:[大][中][小] 2013-3-4  浏览次数:3061

     

    北京外国语大学 王开放
     
        在唐老师约我写点什么的时候,我便想起了笛安的《告别天堂》,不仅仅是因为《告别天堂》记叙的是关于青春的笑与泪的故事,而是小说的这个名字足以我想起了很多,比如在高三时听到的一位过来人的话:“众多高三学子以为自己是在经历地狱,其实,他们逃离的却恰恰是天堂。”当时这句话让我感动颇深,现在我也是“过来人”了。
        于是,趁着这个机会,追忆那些年,那些事,那些哥们,那些老师……
        仿佛是四月的一个星期日下午,冲澡回来,从学校门前那条宽阔的马路走进校园,值班的朱师傅正在写毛笔字,他微微一笑,很热情地招呼让我也来写一写,写了几个字,然后去了医务室,拿了几袋板蓝根,临近高考可不能感冒。在主干道上走着,看到前面一大把香蕉在晃动,仔细一看是上铺的兄弟拎着的,接下来他就被“打劫”了,去寝室的路上看到了倒完垃圾回来的林奶奶,“林奶奶把小食堂打扫地真干净。” 我想着。
        我在上初三的时候教室在四号楼的二层,就是靠着东侧楼梯的那间,从走廊上的窗口朝外望,可以看到蔓延在山脚下的野草和几块不大的庄稼地。顺着右手边方向看去,是除去荒草的一片空地,那时“凤翔体育场”还未建起,体育课上,我们常常在那里练习实心球。初三的学习生活就如同上高三时路过四号楼所看到的一样:天刚蒙蒙亮便开始的朗朗读书声,晚自习不时看到班主任拿着成绩单在走廊上和学生们聊天……而如今自己多么怀念被老师叫出去来一次倾心的长谈的日子。
        高一的时候我的教室在三号楼一层,当时我和姐姐邻班,来往的同学可以经常看到午自习下课后我和姐姐在走廊里讨论问题,而如今姐姐在辽宁,我在北京,距离远了竟显得生分了许多。有时在电话说上几句便觉得无话可说,尽管还想像高中一样向姐姐提出种种无理的要求。譬如“姐,今天你帮我刷饭缸吧,我忽然肚子痛的厉害。”嘴角却掩不住偷笑的痕迹。当我和姐姐吃着“大伙”的饭,我们会同时感叹:“我们要同甘,不,是共苦,来,吃吧!”高一的生活很精彩:有军训,有拔河,有六班的书法展,有六班的诗歌朗诵和关于“人性本善还是恶”的辩论赛,有感动家长和师生的母亲节活动。当然,还有广播操,在课间的广播操中我是领队,当时特别自豪。
      高二时的教室搬到了二号楼一层,就在高三教学楼的后面,甚至可以看到高三学子摞起的厚厚的书。高二便已然觉得是自己是学长了,相对于下面的几个年级。有时在人群中走着,看到矮自己许多的初中学弟,心中不免有几分淡淡的苦涩,“是时候该学习了。”我经常对自己说。高二的课程很紧,特别是数学和物理的大容量和高难度。不过亏得有幽默的王沛老师和细心的张敏老师,我到现在还可以笑出声来如果听到王沛老师在一号楼的三楼办公室扯着嗓子呼唤我们的数学课代表,“王娜——”,之后便是伴着同学们的狂笑声匆匆跑出去的王娜。高二开设了“小实验班”,请高三老师讲一些高三热点和专题,无疑,面对演算了大半个黑板的数学题和仅仅题目便有几百字的物理题,同学们都傻了眼,而每当徐斌老师指着那道复杂的物理题说:“道理很简单!”同学们便彻底无语了。于是感叹自己的渺小。这时,当然了,对未知的渴望促生了许多学霸,譬如,呵呵,我——一个数学笔记打了十几个笔记本的学霸。
        在那年夏天,还没来得及向高二告别,传说中的高三便到了。教室搬到了一号楼的三层,巧的是也是位于靠东侧楼梯的一间。此时想起来,如果非给当时的心情下一个定义,大概会是——在很长的时间里,思绪便如涨潮的水,漫过心头,久久延伸。也不知自己会想些什么,就是静静的思考。那会儿,我坐在第一排,当座位平移到靠近门口的位置,视线便可以穿过沉思着的门,透过楼梯口的窗户。远处,正在建设“香格里拉”的大型起重机在转动,让久居书中的学子意识到窗外在变,我们也在变。近处,几根平行的电缆一直向远方延伸,似乎预示着高三漫长的日子和注定平行下去的人。我常常这样想,在午自习的静寂中思绪如潮。
        这也许便是心里对高三的迷茫与恐惧,然而正如影片《返老还童》中那句阳光般的箴言:“It's never too late or, in my case, too early to be whoever you want to be. There's no time limit, start whenever you want.”(一件事,无论太晚,或者太早,都不会阻止你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这个过程没有时间的限制,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开始。)我对自己说,静水流深;对自己说,像阿甘一样做个老实的傻瓜;对自己说,就像唐老师曾经说的那样,以一颗赤子之心去学习。我真的静下来了,会去分析每一份试卷,总结每一道错题,探究每一种题型。即使在路上走着也会用“想象练习法”(从脑海中找到一道典型例题或小知识,分析题型和做法)来巩固知识。那段时间真得很充实。
        高三下学期,我和姐姐干脆不回家,原因是从萧县到我家坐车往返近四个小时,回一次家后好几天都很累。每到回家的日子,我妈会带一大包零食和炖好的鸡或鱼来慰劳我俩,当吃着妈妈包的饺子,我俩知道妈妈五点便起来包饺子,坐的也许是最早的一班车才会在八点赶来。一次妈妈带了好些剥好壳的核桃,我问道:“妈,您买的剥好的吗?”我妈自豪地说:“是我一个一个砸开的。”我和姐姐鼻子一酸,眼前仿佛是母亲一脸满足地在砸核桃的情景。
           ……
        我终于来到了北外,坐在北外的图书馆里,写下这篇文章。
        回想起那么多走过的日子,从初三到高三,从四号楼一步步向前直到跨一步便可走出校门,走向远方的一号楼,我终于来到了北京,开始另一段路程。如果要为这段日子添一曲背景音乐,我希望是《阿甘正传》中珍妮唱的那首歌——《答案在风中飘扬》:“白鸽要飞翔过多少大海 ,才能最终休憩在沙滩……大海要用多少年才能最终冲走高山……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 才能看到蓝天……答案啊,我的朋友,答案在风中飘扬,在风中飘扬……”。
        也许,你是坐在高一(3)班窗边的一位安静的女生;也许,你正走在去厕所的路上经过那棵开着白花的木香树;也许,你刚刚洗完衣服正蹑手蹑脚地走进教室。你环顾四周,看起来一样,闻起来一样,听起来一样,感觉起来一样,但是什么不一样呢?你自言自语,最后意识到原来改变的是我们自己,是啊,每个人都在悄悄变着,你永远也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可以沿着既定的方向不断蜕变,尽管现实有时会有所偏差。就像不怕死的飞蛾扑向火焰,因为他知道那火焰的名字叫梦想。
        前几天和朋友聊天,我向她询问自己下学期要不要选修经济数学,因为学语言的以后必然会接触到,但又怕太难太苦。她说石老师说过,一个人在打算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之前一定要学会干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就像她在高中时英语很差,明知道到后来自己不必用,但她还得硬着头皮学下去,因为那是她的责任,走的更远之前必须完成的坎。这就是我想对学弟学妹们说的话,认真学习是你的责任,高考则是必须的成人礼。
        笛安在《告别天堂》中写道:“幸福这东西,一点都不符合牛顿的惯性定律,总是在滑行的最流畅的时候戛然而止。”也许,仅两天6月7号、8号,你的高中生涯,你的最纯真最刻苦的时光便戛然而止了。那么请珍惜它吧,我的朋友。聆听岁月,于北京素雪纷飞的冬至,重拾起在实中的那些日子,淡淡含笑,浅唱一曲流年,静静凝听我的实中时光。愿实中安好,愿实中学子在实中的青春时光里温暖、充实。
    后记:希望我那些留守前线的哥们看得起清华,别考港大啦!为所有2012级留下来的勇士们加油!祝愿那些教过六班的老师们身体健康!祝愿母校再创辉煌!

    相关文章

    ·test
    ·《花开绚烂中国美》——“美丽中国”作文竞赛获奖作品选
    ·《返航》——“美丽中国”作文竞赛获奖作品选刊
    ·《携手共创大同中国》——“美丽中国”作文竞赛获奖作品
    ·《当中国不再美丽》——“美丽中国”作文竞赛获奖作品选
    ·《有国如斯 大美不言》——“美丽中国”作文竞赛获奖作
    ·《美哉,中国色》——“美丽中国”作文竞赛获奖作品选刊
    ·《那一抹追思》——“美丽中国”作文竞赛获奖作品选刊
    ·《我的眼中你最美》——“美丽中国”作文竞赛获奖作品选
    ·《我爱你,中国》——“美丽中国”作文竞赛获奖作品选刊
    一分快三走势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